喜馬拉雅的魅力:雪峰簇與六條溝

總第762期
2024
04
  • 藏南高山谷地:頂級雪峰群與人居繁華地在此相遇

    在青藏高原上有這樣一個(gè)自然區域,有人稱(chēng)呼它為雅魯藏布江寬谷地帶,也有人稱(chēng)之為藏南高山谷地。這個(gè)區域在自然上自成一體,它的南北兩側有兩列世界級的山脈夾峙:南邊的一列是世界上最為高聳雄壯的喜馬……

    作者: 單之薔  

  • 喜馬拉雅的魅力:雪峰簇與六條溝

    藏南高山谷地自然區的南界,是綿延達1000多公里的喜馬拉雅山脈中段。很多人認為,喜馬拉雅山脈有著(zhù)一條連綿不絕的山脊線(xiàn)。實(shí)際上,它早已被河流切割成了一段段的,其中的每一段又被切割成猶如花簇般的“雪……

    作者: 單之薔  

  • 普莫雍錯冰上轉場(chǎng) 當傳承千年的牧人之路,變成日益火熱的網(wǎng)紅“景點(diǎn)”

    藏歷新年前夕,西藏自治區山南市洛扎縣和浪卡子縣交界處的普莫雍錯已是千里冰封,厚厚的通透冰面上遍布冰裂痕與氣泡,清晰可見(jiàn)。在這圣潔寧靜的冰封世界里,傳承千年的冰上轉場(chǎng)正在上演。千百年來(lái),高原……

    作者: 關(guān)關(guān)  李珩  

  • 追尋西藏寺廟中的珍稀鳥(niǎo)類(lèi)

    西藏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在這里,人與野生動(dòng)物相處和諧有序。這與藏傳佛教的存在不無(wú)關(guān)系,很多藏傳佛教寺廟周邊的土地不允許開(kāi)發(fā)利用,生態(tài)環(huán)境保護得相對完好;藏傳佛教的僧侶和信徒在轉經(jīng)途中有拋撒谷……

    作者: 劉璐  

  • 云南 神奇的民族垂直分布

    云南省的最低點(diǎn)中越邊境的紅河河面與最高點(diǎn)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峰之間,海拔高差達6664米,獨特的地理區位和顯著(zhù)的海拔高差,造就了云南顯著(zhù)的植被垂直地帶性,從熱帶雨林到極地冰雪都集中在這片土地上,……

    作者: 王蕾  

  • 走近青藏高原的狼群 國道蹭吃,并非它們的真實(shí)生活

    在可可西里國道邊攔路蹭吃的“網(wǎng)紅狼”,讓狼這種動(dòng)物一時(shí)成為公眾關(guān)注的熱點(diǎn)。對人們而言,狼并不是陌生的動(dòng)物,但它們在野外究竟如何生活卻鮮為人知。出于對狼的熱愛(ài),北京大學(xué)的李小雨博士每年都要前……

    作者: 李小雨  

  • 徽州三雕 青磚黛瓦間的藝術(shù)之花,今天是否仍然鮮活?

    徽州三雕是具有徽派風(fēng)格的磚雕、木雕、石雕的統稱(chēng),它們與徽派建筑巧妙融合,在明清時(shí)期達到鼎盛,很多精品保存至今。令人意外的是,在我國眾多同類(lèi)“非遺”技藝步履維艱的今天,徽州三雕仍然保有自己的……

    作者: 郭兵要  歐陽(yáng)剛  

  • 到人跡罕至處 尋訪(fǎng)滇西北的湖泊

    滇西北高山峽谷區,為青藏高原向云貴高原、四川盆地過(guò)渡地帶,也是云南地勢最高、海拔高差最懸殊的地區。該區域的湖泊密集,且大都是面積較小的湖泊。由于位置偏僻,人跡罕至,因此目前外界很少有滇西北……

    作者: 魏偉  

  • “康定木蘭王”貢嘎山東坡最美麗的那棵樹(shù)

    木蘭科是一個(gè)古老的植物類(lèi)群,每年早春,各種木蘭枝頭怒放的碩大花朵是大自然的盛景,也宣告了春天的到來(lái)。光葉玉蘭是一種自然分布下主要生長(cháng)在“蜀山之王”貢嘎山東坡的木蘭科植物,因為最初模式標本產(chǎn)……

    作者: 董磊  

閱讀本期完整內容

使用微信掃一掃開(kāi)始閱讀